字:
关灯 护眼
网站首页 > 负鼎 > 六三零章 旧地重游得身份 泄露天机再隐瞒

六三零章 旧地重游得身份 泄露天机再隐瞒

察觉到怨之华的身份并不寻常,再加上对方已经将嫌疑洗脱,乌凡的态度也缓和了许多。

只是观月坛之行距离现在已经太久,乌凡的记忆实在模糊,还是忍不住试探一句:「敢问前辈可是那观月坛先祖?」

「啊!」怨之华闻言一惊,连连摇头:「前辈二字不敢当,我的名字叫做青月,如若不嫌,您叫我一声小月,或者月月便好。」

乌凡闻言一头黑线,完全不明白现在是什么情况。

看对方那种诚惶诚恐的态度,如果自己不将「地位」抬高,怕是从对方那里得不到任何答案。

刚要开口,乌凡却是心中别扭,对着这副仙风道骨的皮囊,他实在挤不出那个字眼儿,毕竟后者可是不知活了多少岁月的老妖怪…

沉默片刻,乌凡试探道:「既然如此,我叫你阿月如何?」

「您喜欢便好,我自是无妨。」青月急忙答应下来。

「唉…」乌凡被青月的态度搞得一头雾水,本来想好的问题都乱了套,叹气道:「此处已经没有外人,你想说什么,尽管开口吧!」

自从自己歪打正着领悟了人月合一之后,这怨之华的行为就变得奇怪起来。

它每每看向自己时都要开口,却又在见到赤凰的时候闭上了嘴巴,如此反复着,次数已经多到数不清。

很明显他是有话想说,只是顾忌外人存在。

青月正在发愁该如何开口,突然被人允许,竟有些局促不安。

好不容易将情绪稳定,青月终于问出了那个困扰了自己许久的问题:「我只有一个问题,敢问您…尊姓大名?」

「啊?」

眼看着对方要被心思憋得面色发紫,乌凡还以为对方要问出什么了不得的话语,本来还有些紧张。

如果它要问自己是如何领悟的人月合一之境,又或者自己与观月坛之间的关系,这种事情还真是解释不清。.

毕竟人月合一之境的事情只可意会不可言传,而他本来就不是观月坛人,定是欺骗不了这位先祖的。

可对方这个问题…好像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复杂。

姓甚名谁,好似吃饭饮水、日寤夜寐,是常人无论如何都不能忘记。

可诡异的是,就在青月问出了这个问题之后,乌凡的面色忽然变得难看起来,他张了张嘴,却给不出任何答案,他竟然忘了自己的名字。

「老仙,戏鬼!你们快告诉我,我叫什么名字?」

乌凡的面色变得惨白,他明明记得一切,却唯独忘记了自己的存在,此种情况比起失去所有的记忆还要可怕,就好像他从来都没有来到这个世上。

然而他的话音落下许久,也没有声音回应自己。

「老仙?戏鬼?」乌凡一阵错愕,他发现自己竟然与二者断了联系。

「怨之华!你对我做了什么?」乌凡气势一凛,此处空间之中再染霜华。

「您听我说!」青月一阵惊慌,「请您一定相信,我对你并无半点恶意!我实在是没有办法…只想通过此种办法确认您的身份…」

「我的身份?」乌凡眉头一皱,虽然他还没有办法记起自己是谁,恍惚中却触碰到了某种不属于自己的记忆。

「您不要紧张…只要您能想起自己的名字,一切就会恢复正常!」见到对方的双眼之中光泽闪动,青月忽然压低了声音,自言自语道:「我不会错的!您一定是他…我要让您亲自说出自己的名字!」

「我的名字…吗?」冷静下来,乌凡忽然见到眼前天劫神雷闪烁,自己的魂相仿佛在时间之中逆流回去,回到了自己的上一站—卧溪村。

再次来到

这个熟悉的地方,乌凡忽然有些失魂落魄,回过神来,自己已经站到了白泽居小筑之前。

下意识的,乌凡想要推开大门,却发现自己的身子竟然能够穿墙而过,不受任何阻拦地进入到了房中。

而就在他进入到房间的瞬间,本来正在盘膝而坐的黑狸忽然身子一震坐了起来,与乌凡四目相对。

「哎哟!」金珠璎正在偷听楼上状况,被黑狸吓得惊呼一声:「黑狸,你这家伙一惊一乍的干什么?」

黑狸没有说话,只是将目光收了回来,然后继续闭目养神去了。

乌凡在裴虎、寿侯面前挥了挥手,二人的面色没有半点变化。

「他们…看不见我?」乌凡微微蹙眉,然后瞥了一眼不远处的黑狸,有些怀疑刚刚是不是自己的错觉。

「不愧是我的孩儿!真不愧是我的孩儿!」突然,楼上响起了白泽的吵嚷声,然后是青鸾的一声轻斥。

最新小说: 同时穿越:金手指竟是我自己? 娘娘病娇又茶媚,一路宫斗夺后位 诸天:一切从拜师九叔开始! 从漫威开始无限变强 拜师华山,但是剑宗! 末世囤货10万亿,家人围坐吃火 美剧大恶人从无耻之徒开始 小可怜被偷人生,顶级豪门来团宠 八零漂亮后妈,嫁个厂长养崽崽 闪婚财阀大佬:大叔宠坏小娇妻